移民美国的散文小说:“单程飞机票”

单程飞机票 《散文》

 

                                                      —动笔於1989.6.4凌晨

                                                            落笔於1993.9.20傍晚

(1) 六四凌晨

         此时,正是NewOrleans(新奥尔良市)的凌晨5点钟。
北京,却已是夜色茫茫的时刻。

然而,即使那黑天鹅绒般的夜幕席席降下,又怎能安抚住大地之子的颤动呢?
此时,晨光初露,万物新鲜。窗外的小鸟叽叽喳喳,自由自在地 歌唱着,令人好羡慕,好向往。。可惜,人类,特别是我们,是多么难得有那么自由自在的语言啊!

我担心着我那些仍在北京的想自由自在地讲话的老同学们,便整夜地往北京拨着电话。可是,忙音,忙音,永远的忙音。。。

其实,即使电话接通了,我又能说些什么呢?北京那些监听的政府官员们,是否会给他们更大的麻烦?

百般的心焦,百般的无奈中,我想起了几年前,我向中国的告别。

那是一个寒气袭人的三月初春。
宽大空旷的候机室里,灯光下拖着我子然的长影。
黑色的长长的平地而行的电梯,电梯上只有我一个人和我的两只行李箱。春节刚过,民航乘客稀少无几。望着空空旷旷的四周,我的心里更是惆怅凄然,只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畔清晰地响着:“方华,你手里握着的是一张真正的单程飞机票,单程飞机票 ” 。前来送行的前老同学 , 依然关切地劝我留下 , 提醒我 ” 到了美国你会很辛苦的 “。我说我不怕,有了这张神奇的机票,我便可以躲开我那毫无母亲感觉的“妈妈”,躲开身后的一切纷争,困扰,飞到一个陌生遥远的异国它乡——美国。那里将成为我永远的家!

几年了,那声音一直在引导着我。坐落在Mississippi(密西西比)河湾的New Orleans(新奥尔良市),也真的成了我出身以来连续居住最长时间的地方。在这里 , 我读书工作,建家立业;在这里,我和丈夫相亲相爱,生儿育女。对这座海湾小城我有 了一种很特殊的感情,不觉得这里是异国它乡。看惯了美国人的鼻子,也不觉得太高太长了;随口讲出的英语,也不觉得生涩别扭了;瞧着街道两旁的树木花草,房屋小院,熟悉得犹如在中国时也曾见过一样。

来美几年了,经济上我们依然寒窗苦读,两袖空荡清风;感情上我们却心祥气和,合家欢乐有如富翁。
因为,我有了一个美丽温暖的家,
因为,我有了一位爱我疼我的丈夫,
因为,我有了一双依我喜我的儿女,
因为,我有了一份自由平静的日子。

( 2 ) 马太福音

        大学时,偶翻一本哲学书,读到一篇题为“马太效应”的文章。大意是说:你越是有的,你就会有更多;你越是没有的,你就会更加没有。比如爱与恨,健康与贫困,金钱与地位,知识与愚昧等等。。。。。。当时我很伤心,很是埋怨马太这位哲人,把我的一颗充满希望的心送进了坟墓。不是吗?我没有父亲,没有母爱,我将永远被怨恨与寂寞所折磨吗?不!我不要这样的效应作用于我!

        几年来,河东河西,沧海桑田般的所见所闻所经所历,竟使我成为了“马太效应”的信徒。是的,人们每天都在证明着 “马太效应 “。悲观的弱者们是从负的方向去印证,乐观的强者们是从正的方向去发展。理智而又热爱生活的我,幸运地选择了正的方向。乌拉!我为此欢呼!我为此庆祝!

         是的,我从小没有父亲,我的存在只是他一次兽性发作,强奸了一位不幸少女的产物。四岁时,母亲与他离婚,法院将我判予母亲抚养。所以,他很陌生地生活在我的印象中,我生活中唯一的男性,是我慧眼识珍珠,自己做主嫁给的一位大学同班同学。他极为温柔宽厚,稳健实诚,勤奋聪明。自然地,我们的儿女们也就有了一位众口交誉的好父亲。

        是的,我也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母亲将她自己的不幸,怨恨,痛苦全部强加给了我这个她身边惟一的“出气筒”。无数次地,她怨恨我命太强,她说自从知道怀孕后,她就用绳子勒紧肚子,疯狂地跳,跑,摔倒,却都没能把我流产掉;无数次地,她痛骂我是罪恶的种子,我出生后,她就应该一屁股把我压死,或象电影中的白毛女一样将我埋在山里,离婚时她根本就不该要我。有时,深更半夜 , 幼年的我熟睡中,觉得头皮撕裂般地疼痛,是她,我所谓的母亲,揪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床上拖到地下扇打。。
我十三岁时,她再嫁又为人妻,同时成了三个与我年龄相近的孩子们的继母。她说:人人都说自古后娘难当,我偏要做一位新时代的好后妈。于是,我这个已被人叫作“拖油瓶”的他人继女,她的亲生女儿又成了她当模范后妈的试验品。

     1976年的六月 , 我们这刚组建在一起3个月的新家 , 由邯郸岳城搬迁到唐山迁西 , 途经北京 , 下车后随拥挤的人流走向庄严神圣的天安门照相留影。也许潜意识里 , 看见母亲左右手牵着新有的妹妹 , 弟弟 , 哥哥跟在继父身边 , 我也试着想牵上母亲的手。意外而又惊愕地 , 突然她举起巴掌 , 打到我脸上 , 声音又高又亮地吼骂着我 , 引起人们围观 。我只记得那份羞辱~我可是热爱天安门的红小兵 , 毛主席的好孩子呀 ? (2000年 , 接母亲來美 , 问起那时在那样的圣地 , 打骂我的原因~她说 , 我故意用脚 , 把妹妹冻得生过疮的脚踩烂了 ? ? 问妹妹 , 她说没有呀 , 问自己 , 天生秉性 , 自从与他们兄妹三人相处共4年 , 我们从未吵架或打闹过 ) 。而大庭广众之下,母亲蓄意寻机,见人就指责打骂我的表演 , 真的为她赢得了 “新时代好后妈 ” 的荣誉吗 ? 我不知道 。。

        记得有那么一个冬天的早晨,女伴们来叫我一起去上学。她嫌我尚未升好火炉。便用竹条扫把将我打得滚在地上。女伴们被吓跑了。她拉起我,撇撇嘴说:你的那些同学怎么那么不懂事,看我把你打到地上了,也不来拉一把。

         从七岁上学,我就一直成绩优秀。继父家的老大老二生来本就缺少灵气,心思又不在书本上,成绩远远落后于我。我妈却担心 , 别人说她让我少做了家务,我才学得好的。她便有意地加重我的家务。除了做饭洗衣清扫外,一家七人的毛衣毛裤,全部由我一个人编织。为了不耽误功课,为了完成任务,我只能边织边看书。 时常,看着窗外作完功课,玩耍戏乐的同龄伙伴,我不由得眼泪汪汪。中国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小白菜啊 , 想亲娘。。。” 而我比小白菜还苦,因为我连亲娘都不愿想。我只想怎样尽快逃离她!

         一位爱护我的老师告诉我:小华,好好读书,你会考上大学的。
我的眼睛顿时亮了,我毕竟是幸运的,那时中国正好恢复了高考制度。上大学,那将是一条我走向光明的道路!

         于是,我更没有了一切少年时代的娱乐,游戏,书本成了我唯一的伙伴;
于是,我放弃了本该有的足够的睡眠,深夜起床读书,做作业直至天明。

         终于,我1980年以全优的成绩高中毕业,以全校高考生中第一名的高分考上了大学。         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快乐震住了我,那时我刚过十七岁,却象七十一岁的老人般地感慨万端。我浑身发软,依偎在那位爱护我的女老师的怀抱中,静静的流着我欢乐的泪。
记事起 , 我从来不曾,也从没想过扑进 “妈妈 ” 的怀抱。

         上大学后,当时校园里流行一句口号: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我在日记中写到:从我这一代起,建立温暖美丽的家,从我做起,当一位好妈妈。

         近八年过后,当我躺在产床上,婴儿“哇哇”的嘀哭声,一下子赶走了我身体上撕筋裂骨的疼痛。我兴奋地幸福地端详着抱在我怀里的女儿,她是那样新鲜,漂亮,健康,巧致。那一时刻,我知道了,什么是 世上最能让人忍受的最痛最痛的身体之痛,什么是世上最叫人兴奋的最喜最喜的心灵之乐!

         我给女儿取名叫 “Amy”, 英文含义是:Beloved(被爱的)。
生下女儿两年不到,我又生下一个虎头虎脑的大小子,Alex。小家伙出生时一鸣惊人,体重十磅多,身长二英尺二英寸。朋友来祝贺我们:有女儿是福气,有儿子是神气。这回你们可真是有福气又神气啰。

         是啊!生活之神其实是多么厚待我啊!
柔情蜜意中的我,投入了全部的心力,爱我的丈夫,爱我的儿女。因为我知道,怀孕之累,生产之痛,养育之难,都不是做母亲的任何资本。这些是你作为女人生来俱有的一种生理心理上的需求与发展。你需要延续你的生命,你需要拥抱亲吻你的孩子——一个温软软,香喷喷的小精灵。只有无限的爱与献出,只有平等的心与尊重,才是母亲与孩子之间感情的纽带。为了丈夫和孩子们,有时很累很累。因为孤居美国,无人相助,丈夫又正在攻读医学院。但我的心里实在是感激我的儿女们,因为是他们圆满了我的人生!

         我常说:我过着两个生活,一个是成年的我,一个是与Amy, Alex 同龄的我。五岁的Amy ,三岁的Alex似乎也懂的,他们常说:Mommy is our best friend。 (妈妈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是的,这更让我快乐的满心开花,同时又思绪起伏:朋友 , 这不正是母亲与子女,祖国与公民应有的 , 健康正常,平等民主,相互理解爱护的日常关系和感情模式吗?

         为什么?我的母亲和我不能做到这样?
为什么?我的祖国与她的公民们不能做到这样 ?

( 3 )祖国与母亲
         当年大学时代,校园内外,河前山下,青年朋友相聚,常常引亢高歌:“祖国啊,母亲!”
每当那时,我便默然。现在想想,对于我,对于中国大陆的公民,这真的不只是一句简单的歌词,而是一个多么不幸的戏剧般的相似。
我的母亲她专横虚伪,多疑好战,随心所欲,象是我的祖国的代表,是一个具体的恶梦;
我的祖国,她集权统治,愚民欺压,动荡不安,象是我的母亲的一个模型,是一个广泛的象征。
         庆幸!我逃出了他们的错待!
庆幸!我没有在她的专制蛮横下失去我的天性和热情;
庆幸!我没有在她的斥责威胁下失去我的信心和自尊。
         昨晚,送儿女上床睡觉,给他们读童话故事“Ugly Duckling”——丑小鸭的故事。
而此刻,我却感到自己正是那只飞翔于蓝天白云之间的天鹅,多么开心,多么自在,多么快乐!
         虽然,我这只天鹅,只是一位负笈西洋的学生,一位寻常的主妇,幸福的妻子,自豪的母亲;
虽然,我这只天鹅,依然在体会着求生进取的艰苦,但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奋斗,不用飞在强定的线路上;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去思索,不用惊恐于无端的吵闹和谴责;我可以和和平平地去争取,不用屈服于法西斯式的高压和专制。
         是的,我还没有原谅我的母亲,八九年“六四”事件,又让我陌生了我的祖国,但我已不愿再让苦意侵扰我的心。幸福的人是宽容的。我知道我的母亲,如同我的祖国,她们都经历过很大的苦难和不幸,母亲是被送人代养的幼女,封建的包办婚姻,又让她失身于自己不爱的男人;中国五千年的富强 文明,却于近代趋于没落贫困,受尽了西洋,日本的欺凌。只是她们不该又以苦的艰涩,从负的方向,把那些苦难强加给她的孩子,强加给中国的公民们 。
         我却不!我的天性需要爱与被爱。我将把这爱与被爱,以甜的甘美,从正的方向传给我的儿女们。
        Amy的漂亮,乖巧玲珑,Alex的英俊,气派大度,使我领会了生活之神的意愿。祂知道了一个曾被叫做沈幼华,陈海燕,毛莉的女孩子幼时的不幸,便送给了我这么一对娇女宠儿,让我爱抚他们,养育他们,欣赏她们。同时,祂也教会我跟儿女们一起从头开始,过一种崭新的生活。
( 4 )单程飞机票
        断断续续,这篇短文竟写了四年的时间。
此刻即将停笔,New Orleans已是夕阳渐下,与会淡抹的傍晚,6点。
而北京,却正是旭日东升,晨義灿烂 的早晨。
        美国,中国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度,但它们毕竟处于同一星系。那唯一无二,光明灿烂的太阳是公平合理的。它给美国光辉,它亦给中国明亮。我衷心祈愿全球上所有的国家都能成为民主自由,法制富强,国安民乐的乐园。
        据每年新来的大陆留学生说:中国已经在变了,变得越来越象美国了!
而我的母亲,她也在变么?
         是的,我的来美,使她变得更加气急败坏,耿耿于怀。因为这一次,我是完全地逃出了她的控制与虐待了。
        还记得,我即将启程来美时,她写了写了一封好言好语的信将我从留校工作的大学骗回家里。而我一推开家门,她劈头盖脸地就给了我一阵痛骂和耳光:“你好不知羞耻,放着大学的助教不做,到美国给人当太太吃闲饭。” , “你真不要脸,没结婚就在日记里写自己将来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妈。”。。(我的书信日记 , 每页她都要偷看评判的)。那天在场的还有一位陌生男人,至今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
         八年来的书信往来,笔战文斗,使我终于对她完全失望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再回信,我不再理她。在这个世界上,不得不承认,国家可以趋于大同,而有些人之间却不幸是永远无法沟通的,即使她们之间有着血缘联系。而我妈对我近乎疯狂的谩骂与虐待,加上我从记事起 , 便只被允许称她“姨”的疑虑,使我时常询问自己:她到底是不是我的母亲?
         她若是,对我来说是一个绝望了的不幸 ; 她若不是,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可弥补的空白。
谁,不想有位母亲呢?尤其是一位娇怜呵护你的慈祥母亲!多少次,当我体病人乏,心力憔悴时,我张开嘴,却怎么也喊不出一声“妈妈”!
         没有母爱,也就同于没有母亲。我哭过,我怨过,但我现在正在学着接受这个感情世界上的空白。
因为空白毕竟比阴影好,我最不想让这阴影弥盖到我快乐天真的儿女们;
因为依照“马太效应”,我毕竟开了一个正向的幸福的头。我有了爱与被爱。我的儿女们也会将这天伦的快乐,人情的甜蜜,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的。
        请理解我的自私和冷静。
当一个人那么痛切深重的伤害过我,我是装不出感情,作不出笑脸去见她的。
         而中国的壮美的山,秀丽的水,那些曾经爱我护我的老师,长辈和同龄伙伴们,却时时牵动我的心弦。有一天,我会去见他们,去回谢他们的。
        那时 , 我要订购的当然是一张双程飞机票。
因为,我是一定要飞回来的。美国——才是我的家!
因为,八年前 已是一张我心灵历程中永远的单程票 。
         因为,我将永远握着那张单程票,伴着丈夫,带着儿女飞向一个方向 , 一个幸福温暖,自由平等的世界 !
Advertisements

校园散文小说:“接住彩虹”

接住彩虹 《散文小说》
(一)接住彩虹
         七月,盛夏的一个夜晚, 我第一次骑车出了校园,走了这样远的路。
正值暑假,同宿舍的女伴们都回家了。我没有一个想回的家,便一个人留在了学校。同时,我在等一位青年的归来。
         而等待,真象是即在向太阳迈步,有在向深渊坠落。
         北京城郊的初夜,静溢美妙。濛濛的小雨,喷雾般洒在柏油马路上。被路边的水银灯照的磷磷闪光,很象是家乡那条白沙河里砂子细石的光泽。那时的我,虽然常常向那一湾清水,倾述满心的委屈,却不知那委屈会成为我长大成人后如此强烈的愿望,我多么希望去建立一个温暖魅力的家。
         自行车流畅的在地面上划着直线。
         两行眼泪也无拘无束的划过我的面颊。眼泪中,路边的灯光忽然丰富多彩起来,变成了一道七色的彩虹。呵!彩虹。
         幼时的我,每每在大雨初晴,便跑出屋门,像那远处的小河望去,经常地,我都能看到它,那条光明灿烂的彩虹。那红色给我温暖,橙色柔和舒坦,黄色明亮耀眼,绿色如同春天的树林,青色深沉,蓝色安详,而那紫色,是那般的富丽华贵。这神奇的七色彩带,优雅地弯曲着,象一架长长的桥。听村里的老人说,如果谁能从彩虹的一端走上去,她便会拥有永远的幸福欢乐和富有。于是,我迈开急切的脚步,向它跑去。一次,两次。。。。接连失望的我,终于在那不知是第几次的追寻中哭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如同小泉般地涌出眼帘。迷迷矇矇中,我伸出了双手,随即睁大了眼睛,奇迹出现了,原来那彩虹,正被捧在我的手中,好亮,好美,好长的一条彩虹!啊!我接住了彩虹,我将拥有永远的欢乐幸福和富有,我笑了 ,笑开了路旁的花儿,笑动了脚边小河里的清水。。。
         那希望在陪着我长大,岁月在领着我成熟。我知道了,在彩虹的另一端,还有那末一位捧着同样愿望的异性青年,只有我们相会,相识,相爱了,才会迎来那永远的幸福快乐和富有。
         于是,从此我便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
         于是,我便在等待着和他相会的日子;
         而这相会的日子便是明天。
         宿舍楼道里本来是暗暗的,但那三个字放出的光彩,却照亮了我的眼睛,烧红了我的双颊。
         他,回来了,随“首都大学生考察团”回到了北京。
         多么巧,他去参观考察的地方正是我的家乡湖北省。
         仲夏夜之梦,送给我的是圆满和欢愉,我第一次在梦里见到了他。更黝黑,更强健,更成熟壮大了。只是他为什么要那样严束的拧着双眉,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哪?
         简单规律而冷清的暑假生活变得神秘而动人了,因为在宿舍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的脸点处,又多了一个人,多了一位我希望中也正捧彩虹的青年。有时,我会笑自己,这希望是否来得太突然,太离奇了?,
(二)秋日歌声
         是呀,在此之前,我和他甚至没有任何的眼与往来。只是他的歌声给我留下了极深极深的印象。
那还是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的一个暮秋的下午。
已近黄昏。秋风将大多数树的叶子都吹光了,通往男生宿舍楼的路上,有一棵歪倒的白杨,也许是它树身低的缘故,树枝枝上还幸存些黄叶,我独自一人去男生那里通知开会的事情,不知为何,有时心里有些惧惧然,风吹着,四周又是那样的空寂。正在这时,从身后方向传来了歌声,是那种我一向喜欢的略带颤声的男中音。当时的音量不大,隐隐约约听得出是电影 (漩涡里的歌)中插曲。
。。。。。。“鸟儿睡了,花儿睡了,
                          江面传来忧郁的歌谣。。。。。。“
         歌声越来越近,以为左肩挎找书包,身穿咖啡色夹克衫的高个子男生从我身旁而过,我知道他是农经系的,但不知道他的名字。
         礼貌地,我们相互点点头。他相前走去,依然唱着哪支忧郁的歌。而一阵突然而至的莫名的遗憾却留给了他身后的我。“他为什么在农经系而不在我们农学系呢?”我摇摇头,向前走去,不可能有的答案。
         许多事情,乃至人生道路上的某些重大选择,往往会在某一瞬间,由你队一两个文字的选择而定。高考后,面对着申请表,我踌躇于“农学”与“农经”系之间。农业经济管理学离不开政治,而中国的政治又是那么风云莫测。于是我选择了农业科学系,立志作一位专心学问的农学家。冥冥之中我知道将来的他,也在农学系。
         又一个秋天,这个秋天赋予我的是金黄的色彩,明亮欢快。我们校刊编辑秋游香山,成员中有机灵俏皮的张健,还有徐志明,奇怪吗?我一直找不出一个确切的词来描述他。而在那一年之后,他成了第一位听我讲了很多话的异性朋友,因为他恰巧是那位唱着忧郁歌谣的男青年最好的同班同学和室友。也许为了区别,我乘徐志明为快乐的朋友。
         金色的秋季之后,是寒冷的冬天。从身体到心理,我都常常觉得不适。正是在那个冬天,同班的班长—-一位很优秀很令大家敬重得东北男生,给我送来了文段的火种,我们接近了,但却没有燃烧起来。我站得离他太远。。。。。。
可是我是渴望着被爱的呀!为什么我却疏远着一棵金子般的心?
         似乎,我更渴望着去爱!似乎心中如水柔情已满,随时将溢出,但不愿由它任意流淌。渴望将它注入自己所钟爱的人的身心。但发现这样的寄托者却有其所难。诚然,“天涯何处无芳草”但不是每棵芳草都是自己愿意和能够採托的。
似乎,这根芳草并没有长在我的农学系。
似乎,就在这时,我的耳畔又上起了那秋日歌声。
         在徐自明的安排下,我和他第一次单独见面了。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得到了心灵上某种很大的满足,而且还觉得有些小小的得意。特别是晚饭时,在食堂中见到他放暑假一个月多来,第一次穿着运动衣满面红光地从操场跑不回来,我跟觉得喜悦和欣慰。多好,他听取了我的建议。他说他是一个很忧郁的人,我说每天去跑跑步,明快的运动节奏中,你就不好只唱忧郁的歌了。
         从哪天之后,傍晚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我们经常相遇在校园的操场和园外的运河边。渐渐地,她坦露出些自己的世界。而我从一开始,就全部地表达了自己。我知道我喜欢他,心里希望他正是那位也捧着彩虹的青年。
         徐自明对我说:“你的眼光没有错。他是一个很值得你爱的人。同样,连我也为他感到幸福,能够引起你这样一位女孩子的喜欢。”
         可他大概会赢得几乎所有女孩子们的喜欢?那封绿色的信笺,但绿色的笔迹。。。。。。是巧合?他也喜欢绿色,还是因为曾经告述他,绿色是我最种爱的颜色,它象征着生命与希望。学校报刊上曾登出我的诗“绿之歌”。。。。。。
         他富有才华而深沉慎重,风度翩翩而又内向谦虚,还有,他很漂亮。高大挺拔的身材,浓密潇洒的黑发。虽然那双黑亮的大眼睛,时常露出忧郁,但那正是我自信能使它燃烧快乐之光的地方。还有,我特别喜欢他的声音,特别喜欢他唱歌。
也许,青少年时期,人人都会有过一度感情的痴迷。少男少女,也许最容易被那赏心的面目,悦耳的声音的心往神动?无论如何,我是心动了,我说我在恋爱了。
(三)校园漫步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以夜晚?
好安静的运河岸边,好清丽的月光,还有他那好奇怪的问题。“方华,你若真选择了我,将来你不会后悔吗?”更有这好奇怪的我,依在岸边的白杨树上,惊惑着没有回答一个字。他启步向前,我缓缓而随,一路沉默,告别了那没有结果的深夜漫步。
         后悔吗?当时的我为什么会犹豫呢?小说中,电影里,见过多少相似时刻的坚定,急切而热的表白,冥冥之中,是什么让我错过了那个再也不会有的瞬间呢?而我的迟疑不语,他一定把它当成了一种答案。。。。。。
         第二天,在图书馆阅览天里,她真巧坐在我的对面,信笔在一张白纸上画着什么。
他抬头看我一眼,那眼光沉重忧郁,我不曾想,他坚强的外貌里,却有着一棵脆弱的心灵。
         我想起了我们的第一次会面。他说:“我很喜欢那手插曲。而且每当我唱那首歌时,我觉得同时也正在画一幅画。”
接着,他为我唱起那首歌。小小的宿舍里,激荡着他的歌声,铺满了他的画面。。。。。。
         “夜色把大江笼罩
          花儿睡了,鸟儿睡了
          江面传来忧郁的歌谣
          询问奔涌的波涛
          将来的生活你可知道
         一望无际的江面,一抹夕阳的余晖,一只孤独的小舟,一位俯首低吟的船夫,一颗忧郁的心灵。。。
         十一月,正是紧张的期中考试期间,我十分不舍得地放弃了图书馆里这个珍贵的座位,不清楚的情绪包围,走到图书馆外,那晴朗透明的冬日阳光,顿时让我感到全身的舒畅。
         期中考试圆满结束,我悠闲地斜靠在我的小床上,合上了读过多遍的小说《简爱》。
简爱对罗切斯特说:假如上帝赐给我一副美丽妩媚的容貌,我就会使你向我离不开你一样地离不开我。
而我心中的罗切斯特却问我:你会Hou悔吗?
         晚,跟好朋友晓倩聊天。他感叹:“南方酷热,北地严寒,只有幸福的家庭能够四季如春。”我接过她的话:“还有和谐的集体,友好的人们。”从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的呵护,犹如一只小“皮球“般地东家住一年,西家呆半载的我,却也出落得热情大方,聪明活泼,我知道也应感谢周围的叔叔阿姨,学校的老师,同龄的伙伴们。
         可是,我多么羡慕那还提的娇痴,少年的小灵,青春的妩媚啊!我多么渴望一个是季如春的幸福家庭啊!我没有这些,所以,当我第一次听到他讲出对我这样的观察“平常,你虽然热情活泼,可有时你的心里似乎是很冷很冷。”,当时,我震惊了,乃至激动了!
         于是,我更把他当成我的知己知音,盼望着他来温暖我心里那一个空白冷清的角落。同班的同学们,包括那位一优 秀的班长,都只以为我是一位无忧无虑的军官女儿。而那位军官,是我十三岁时才有的继父。
         失去的不可能再有。可有的是我将来做母亲时,我的孩子们将享受到的加倍的母爱。我相信,我将是一位好的母亲,而且我所选择的他,也必定是一位很好的父亲。
         父爱,母爱,情爱,友爱,这些都是甜蜜而崇高的人性之爱。我赞颂它们也追求它们。
(四)爱情同步感应吗?
         可以说,我是一位很豁达而果断的女孩子。
偶然地,从教室窗口往楼下一瞥,看见他和那位小小女孩苏茵,亲昵地走在林荫小道上。似乎是第一次见到,确切地说是我感到他显得快活而自在。我想他是在恋爱了,早已在我出现之前,却一定是在张雯之后。他们也一起走过那条路,彼此相隔好大一段距离。他低着头,应付着张雯开心而近乎打咧的说笑声。。。
         于是,在那个时刻,我给自己宣告了失恋,我绝不会去爱一个心中已有所爱的人。
         而失恋毕竟是痛苦的。最痛苦的还不是失去那个人,而是失不掉对那个人的喜欢。你的恋人,实际上已不是一个具体的他。而是一个抽象了的,升华了的一类人。。。
做一个好女儿,做一个好情人,做一个好妻子,做一个好母亲,这是我们每个女子的权力和义务。爱一个人和那个人所爱是同样的幸福。即便是单方面的爱恋,也具有一种悲剧的美。
         单恋之所以是悲剧,也因为它是那样的无望,你最重要和它道别,而其之所以美,因为它是那样无私,你并不乞求爱的回音。但这悲剧是不能撕开,甚至以毁灭生命来形成美的。
         同年级的一位女生,因为心中的白马王子另有所爱,她痛苦至极,吞吃了一大瓶安眠药。 幸亏发现及时,被送去了医院。我去病房探望她,见她形如枯木,也许是由于药物的刺激,她的两个眼珠几乎不在一条直线上,看人时,让人一副好心酸的样子。
         这一件事,更坚定了我的性格和信念。
         人活在世界上,应给生活增添美的色彩,美的声音,美的品行,应给他人带来健康的生机,活泼泼的气息,而不是萎靡不振,颓废消沉。在我们的宿舍楼走道的窗台上,摆着一盆无人问津的花草。叶子都已枯萎,我却想使它复活,因为它的茎梗上还幸存象征生命的绿色。一个多月里,我精心给它浇水,松土,果然,花尽人意,它活了,盛长出了好几片新叶,于是我又盼看它长大,开花结果。我把它作为一种寄托,一种提示:这盆花就恰是我的心,就是我对今天的热情,对未来的向往,它们从来就没从根子上死过。感情,精力,今后的生活,都不允许,我沉缅于痛苦。我还有自己要走的路,有自己本该进入,现在不晚,但将来必定走进去的世界。
         我真心的眷恋着这世界上的一切。这绿绿的山,这清清的水,这复杂而又有情有趣的人们;这所有喜欢我的以及我所喜欢的朋友。更还有他,我要看着他未来的一切。
         我没有听错。从楼下传来的又是你的歌声。可听不出多少喜悦 , 多少欢快 , 却让人感到某种压抑 , 某种思虑 , 为什么 ?
         你 , 生活得不轻松 , 不明朗。。。
          , 不是恋爱了吗 ? 难道 , 那位小女孩 , 那位个子小 , 人也小 , 圆圆润润 , 像是被一团桃色纱巾裹着的瓷娃娃般的苏茵 , 让你感知到了比来自那大女孩更大的要求和压力 ? 你虽才华横溢 , ,画得漂亮 ; , 唱得动听 ;文章 , 写得洒脱 , 但你的英文不好 , 对农业经济管理也不够用心。
而她 , 那位大女孩 ,那位个子大 , 声音也大 , 风风火火颇有男孩气度的农经系系主任的千金 , 你们班上的高材生张丽 , 前天晚上 , 她笑着向我点头招呼。她的眼睛真亮 , 脸颊真红 , 神采飞扬动人 ! 那时是在教学楼里 , 你们系的圣诞晚会刚刚结束 , 你的演唱 , 自然是压台戏 。张丽是在你的歌声尾音中 , 跑出了401大教室(那晚的演出厅) , 碰到了在隔壁自习 , 受歌声牵引而出来的我。演出结束后 , 我告诉了你我的所见所感。你却说 , 张丽那样并不是因为你。你说 , 你和她并不是协调的一体 , 可以跟我讲 , 但没有勇气告诉张丽。
         那时 , 我虽仍然受你的歌声牵引 , 但我的心 , 已不再起波翻浪。我已经能像一位冷静理智的朋友那样建议你 :感情生活中那些微妙的成分 , 你是否应当有所筛选 , 弃轻取重 , 这样会对你将来工作事业上的进取 , 家庭生活的幸福安宁更有益? , 离不开各自客观的既有条件。纵然你的心再自由 , 你的言行 , 你的发展 , 总是会受到诸种因素的幽禁。
        你沉默着 , 其实我也知道 , 艺术型的你 , 是要跟着感觉走的。于是我也沉默了 , 沉默中深含着无可奈何的遗憾 : 爱情是两人相互的寻找 , 可又偏偏是最难同步感应的 ! 有如我的这段初恋 , 便被我称为单恋。因为他对我的出现是那样的意外 , 而我也全然不知他的情感世界已是雾浓云密 , 自己全心地陷进了爱恋的海洋。今日 , 虽然我已抽身而出 , 心灵深处 , 却依然珍惜着这份初恋的理想。

         
记得《唐璜 》里有这么一句话女人爱的只是她的爱情。我以为 , 这爱情 ,并不仅仅是指异性。比如我 , 这爱情便是我对生活的愿望和设计 , 便是那么一个美丽而温暖的家。那位唱歌的青年 , 只是偶然成为了这爱情的一位暂时的主角。
对了 , 他的名字叫钟会来
         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毕业之日 , 即我们分别之时 , 今后各自走着自己的路 , 也许再也无缘相会。我不可能如愿地在他的路上栽种鲜花 , 清扫障碍 , 但愿能在平行的轨迹上看见他 , 为他祝福。
         我相信 , 我的爱情中的必然主角 , 那位与我站在同一彩虹的另一端的青年 , 他钟然会来的 , 虽然他的名字并不叫作会来。默默地 , 我向楼下那位唱歌的青年说了一声再见” !
                                                                                                     方华,19831227

The Home for Chinese Americans: News, Ideas and Talents Exchanged Here!

This website is built as a social platform for Chinese who have come from anywhere in the world are now liv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y ideas to enrich the experience of our life in America are welcomed with open arms and hearts. We hope this website will allow anyone who desires to contribute to the community with their talents and information freely to do so. News will be shared, arts will be displayed and entertainment will be provided as the website matures over time. Thanks for your input in advance!!!